广州搬屋公司,广州球王会,广州球王会公司

 广州球王会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135 3315 8970

球王会小哥 想为人生“搬”次家

来源: 本站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1-03 15:36:55 浏览次数: 92

  扛着编织袋,踩着楼梯,罗相伟爬上了5楼,站在门口大口喘气……楼下还 有七八个编织袋等着他,3月是租房需求旺季,做球王 会生意的他电话响个不停。然而,他却心生退意,想做一次改变,而不是 周而复始地开着小货车,穿梭在万家灯火之间。

   今年32岁了,罗相伟 已不像刚入行时能一口气冲上5楼,也不再 碰上谁就聊个不停,打听那 些家具主人背后的故事,“大体都是那些事儿。”

   从2010年开始帮人球王会,他的小货车拉货无数,雇主中有白领、小贩、学生,也有近 几年多起来的微商、网络主播、健身教练,他们从 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有的买了房、有的分了手、有的只 是因为房东涨价。

   罗相伟 羡慕那些成功者,也安慰那些失意者,7年为上千家庭球王会,从雇主口中,他拼凑起这座城市的“记忆碎片”。


观察家

“租客族”中,90后已占据半壁江山。毕业生选老旧小区“安营扎寨”;软件行业客户“最滋润”,但描述 自己的生活并不是很幸福……

3月26日,一环路 中铁二院一个老旧小区内,小货车停在楼下,雇主外 出接人已有半小时了,罗相伟脱下毛衣,一件T恤露出来,皱巴巴的。“快点让下,我赶时间!”一辆火 三轮出现在楼栋前,车内大 娘探出头嚷嚷着。罗相伟赶紧发动引擎,腾出一条道来。

雇主回来了,是戴着 嘻哈帽的姑娘西西(化名)。从师范 学校毕业不足一年,西西和 很多毕业生一样,选择老旧小区“安营扎寨”,条件艰苦点,但房租便宜。

“租客族”中,90后已占据半壁江山。罗相伟的雇主中,80后已退居“二线”,和以往的毕业生相比,现在的 学生话没那么多,更加警觉,罗相伟打听一些故事,对方冷不丁冒一句,“这算隐私吧”。西西一 个人租下了五楼的一个套二,冲记者呵呵一笑,开始和 朋友规划房间陈设。套二的房间,她要留 一间专门给狗狗。

“现在的 年轻人都喜欢养宠物,可能是缓解压力吧。”罗相伟说,近几年,很多年轻人球王会,都是为 了给自己和宠物找一个更好去处。一年多前,他去清 水河帮一位雇主球王会,雇主也 是刚工作不久的女性,房东一 群人守在门口让她把东西搬出去。球王会路上,副驾驶坐着雇主,还有一只狗。罗相伟 和她聊起来才知道,房东新装修的房子,租金2000元,但不允许养狗,她被撵了……

住在武 侯区红牌楼附近,罗相伟从2010年就开始搞搬运,一开始在大公司跟车,躺在箱 式大货车的车厢内,铁皮将他与城市隔开,抬头就是天空。后来,他买了 一辆二手长安小货车开始自己做球王会生意,没有空调,驾驶室 夏天跟蒸笼一样,他必须 避开红绿灯多的路段,这样才能跑起来,借风吹 散引擎发出的热浪。

他开始挑一些“高速”路段,从九里堤到武侯立交,一定要穿过东城根街,这条路红绿灯最少;从川大到大石东路,尽量沿着河边走,这样不会太堵;火车北站不去,进去耽搁一个小时,出来再用一小时,一天就过去了。

球王会久了,他知道 哪些雇主收入在什么“段位”。“软件行 业应该是客户中最滋润的。”罗相伟接单,只要目 的地显示高新区大源,雇主脸上一脸青春痘,基本可 以判断这是搞软件开发的。“他们晚 上加班是家常便饭。”他在和 这些雇主聊天时发现,他们描 述自己的生活也并不是很幸福,“但他们 工资相对比较高,找老婆也好找一些”。

这些理 工男喜欢坐在副驾驶上吹牛,久而久之,他也学会区分。有些人 自称在华为上班,可能是 华为业务外包公司的员工;真正在华为上班的,不少人人持股,“员工有公司股份,巴适”。

新客源

微商、主播等成主流客源,“流量细分”、“直播风口”,他从他 们那里学到不少“新概念”,还开通了微信支付……

球王会七年,雇主百 分之六十都是单身女性。最开始,是公司销售职员、荷花池商贩、刚毕业的学生,到现在,微商、主播、外卖小 哥成了自己的主流客源。

一上车就开始讨论“网络竞价”“流量细分”“直播风口”……耳濡目染,罗相伟 也从这些新兴职业的雇主群体中,学到了不少“新概念”。他甚至听雇主建议,去搜索 张朝阳的演讲看,“他们说 张朝阳都搞直播”。

职高毕业,罗相伟 干过十多份工作,在沿海开叉车,他觉得难熬,无法忍受工地的荒凉;回内江老家,工资又太低,最后选择到成都生活。

一边搬、一边学,他给自己弄了淘宝店,在豆瓣上发布信息,在闲鱼 上挂出电话号码,还开通了微信支付……最近一年,他的车上装过化妆品、饭盒、哑铃和划船机。很多人 通过微信找到他,加他为好友,这样可以方便发定位。

罗相伟 也时不时瞄一眼这些人的朋友圈。“主播的 头像一般用自拍,也是最漂亮的。”他拉过一位女主播,发现并 不像照片上那么漂亮,后来才 知道头像可以通过美图秀秀来处理,“长得再‘抽象’的人,都可以变仙女”。

男主播他也没少遇到,他的副 驾驶曾坐过一个健身教练,一身腱子肉,散发着香水味,球王会时除了哑铃,还出现了一些“金话筒”。聊完他才发现,这是教练的“兼职”,在直播 平台上教人健身,一月下来打赏的礼物“折合”成人民币也有两千多。

加的朋友多了,罗相伟 的朋友圈也变得“五颜六色”,他还屏 蔽了一些频繁出现的“化妆品”图片。微商雇主他也拉过,车厢装 着五六箱化妆品。“他们上班,就是坐在家里发货,有时挣得多,有时也几个月不开张。”

这些新兴行业,就是一场抢滩之战,容易扎堆。大浪淘沙过后,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只要有钱挣,啥子都有人做。”罗相伟 的车上拉过一车快餐盒,这些物 资是一对夫妻的,外卖行业刚刚火起来,他们投入这场洪流,准备大干一场,最终市场被大鱼鲸吞,只好黯然离场。

财富眼

“他们说的话都应验了。”置业顾 问成他的致富榜样

还有一 些穿着西装的雇主,被他看成是“预言家”。“他们说的话都应验了。”罗相伟 至今租住在红牌楼一套清水房里,家徒四壁,直到老婆到成都后,他才买 墙纸把墙面贴了一遍。

“最开始租住过建设路,当时如果买一套,现在应该不至于这样?”罗相伟笑了笑,一只胳膊搭在车窗外,看着鳞次栉比的楼宇。他刚来那会儿,三环路 附近还能看到农田,房子均价才几千块。

坐他车的“预言家”,是一些房产置业顾问,其中一名“回头客”,他已三 次帮他球王会了。他们最 开始在一环路买房,随后到 世纪城购置了一套,后来又在绕城外买。“刚开始 他们是工薪阶层,现在不一样咯。”罗相伟 几次帮这些人球王会,最终搬向了别墅区。

房子成 了这些人进步的阶梯,小货车的球王会之路,也反映了楼市的动向。2012年是球王会的“黄金年代”,他的小 货车往返于三圣花乡与武侯区之间;之后几年,他的小 货车又频繁出现在南门绕城外一带,看着房价蹭蹭上涨,“收音机 里也反复播放着,房子能办多少贷款。”罗相伟 在给这些置业顾问球王会的路上,默默记下哪些小区是“潜力股”。

有内江 老家亲戚来成都买房,他一定会建议,让他们 多关注下周边配套、离地铁是否近,特别叮嘱“买房不要看价格,要看增长。”

阅尽过往客 有了危机感

他也想给人生“搬”次家……

帮形形 色色的人球王会,再有意思的事情,也变得没有意思。很多回头客,几年之 后翻出罗相伟的名片找他球王会,电话依然能打通。城市在变,人也在变。有的人隐瞒实情,把大的 东西形容得很小,有的人挖苦嘲讽,说他的车子“小得可爱”。

生意不好,机动车越来越多,SUV越来越大,大型球 王会公司越来越专业。城市的扩容,人也越来越分散,不再集中在主城区。8000元的入 城证到不了其他区域,罗相伟 也开始有了危机感,他也需要“球王会”。

年轻时爆发力强,五六楼 一口气就冲上去了,“现在耐力好了,但是速度不行了”。一年忙到头,跑上600多趟,挣下7万多元,最终毛利润只有3万元左右。“挣啥子钱哦,只能说还看得到钱”。他打算转行,开一家包子铺,球王会 时看到很多公司员工匆匆赶往单位,他发现这里头有商机。

球王会这么多年,车上过往客,有的深沉,有的健谈,有的憧憬着未来,有的志得意满,有的开 着百万轿跑在前面带路,有的住 在别墅也会为几块停车费计较……罗相伟 开车载着他们的家当,辗转这个城市。见得多了,他的话慢慢少了起来。在他看来,成功或者失败,差不多“都是那些事儿”,有时候挪一挪地,或许有所改观。